首页 体育 综合 财经 旅游 娱乐 科技 文化 国际 健康养生 军事 汽车 教育 时事 社会
首页 >  体育 > > 新金宝|文艺新声代·海上文博 |“花满申城”:上博特展集中呈现我国少数民族工艺特色

新金宝|文艺新声代·海上文博 |“花满申城”:上博特展集中呈现我国少数民族工艺特色

时间:2020-01-11 18:40:44
内容提要: 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花满申城--上海博物馆少数民族工艺馆新陈列展”目前正在上海博物馆展出。上海市文化和旅游局联合上海新闻广播,在《文艺新声代》专栏推出《海上文博全媒体策划》,近日,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和工艺研究部馆员张经纬接受了专栏主播元韬的采访。本次展出专门在少数民族工艺馆门口设置大型展板,陈列《中华民族印谱》原印57方。今年6月,上海博物馆在文物保护科技中心举办了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展示

新金宝|文艺新声代·海上文博 |“花满申城”:上博特展集中呈现我国少数民族工艺特色

新金宝,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多民族国家。光辉灿烂的中华文明,是各民族相互融合、共同创造的成果。多样的人文生态环境、生产生计方式,以及风土风俗,赋予了五十五个少数民族风格多样的文化特质。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花满申城--上海博物馆少数民族工艺馆新陈列展”目前正在上海博物馆展出。

上海市文化和旅游局联合上海新闻广播,在《文艺新声代》专栏推出《海上文博全媒体策划》,近日,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和工艺研究部馆员张经纬接受了专栏主播元韬的采访。本次新陈列展的“必打卡展品”是什么?临近年底,上博还会带来哪些重量级的特展?夜游上博又能否成为常态?答案即将一一揭晓。

q:上博少数民族工艺馆自1996年底正式对公众开放以来,以服饰、染织绣、金属工艺、雕刻工艺、漆器与藤竹编工艺,以及面具艺术等六大板块,展现了中国少数民族悠久绚烂、丰富多样的文化与审美,广受好评。这次的新陈列展,在少数民族馆原有展品的基础上,做了哪些更新和特别的设置? 杨志刚:这个展览是在原有展览基础上面的一个改造提升,原先的少数民族工艺展馆展现了41个中国少数民族的物质文化。我们这一次是按照55个少数民族这样的完整系列,丰富了我们展览的内容和体系。另外,也有一些新的亮点,比如在展馆的入口做了一个圆形的展示台,把以前没有出现过的乐器呈现给观众,让他们观众能够欣赏到少数民族的一些音乐。(见上图)另外,在原有的服饰基础上面,我们增加了一些种类,比如靴子,以前很少有人关注。最后,也是最能体现上博文化特色的一点,不在展厅之中,恰在展厅门外。本次展出专门在少数民族工艺馆门口设置大型展板,陈列《中华民族印谱》原印57方。全套印章由当代著名篆刻家、上海博物馆研究馆员刘一闻先生创作完成,刻有中国五十六个民族名称,辅以百字左右的边款介绍相关民族的概况。

q:如果参观者时间有限的话,这次新陈列展中,您的必看系列上,有哪些不得不看的展品?推荐的理由是什么? 张经纬:我觉得咱们必看的,一进展厅就是有一个圆的双层的圆形台,展现了我们12件少数民族乐器。如果之前到过我们博物馆,知道一进展厅看到的就是一个悬挂在上边的苗族龙舟的龙头,是很长很有气势的,但是我们现在在龙头下方陈列的乐器肯定就更加吸引眼球。比较有代表性的有,放在c位的彝族月琴。(见上图)这个月琴是咱们彝族兄弟根据汉族月琴,稍微进行了装饰上的改建。他们改造以后在上面有一个龙和凤的图样,表面上也有各种各样的花纹,非常好看。另外还有一个苗族的古瓢琴,古是古代的古,瓢是水瓢的瓢。这个乐器很特别,因为我们今天看到的乐器,比如说小提琴或者是其他的一些弦乐器,都有好多的弦,中国传统乐器,至少是三弦以上,但是他那个古瓢琴只有两根弦。

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呈现了故宫文物修复者的工匠精神,而在上海博物馆的文物修复者又是怎样的面貌呢?今年6月,上海博物馆在文物保护科技中心举办了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展示活动。位于龙吴路的“文物医院”——上海博物馆文物保护科技中心首次面向社会公众开放,40名通过公开征集的观众来到现场,近距离了解6项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体会流传数代的文物修复和复制技艺。

杨志刚:我们在龙吴路有一个文物保护科技中心,这个中心拥有一幢9000多平方米的大楼,楼内有一支我们运用现代科技保护手段,同时又运用传统的文物修复技艺的一支队伍。这支队伍做什么?做对文物保护的科学研究,包括检测、文物污损的测定、保护环境的研究、文物的修复。在历史长河里面很多文物状态不是那么好,有的甚至残损了,要和观众见面需要下一些功夫。比如说今年年初,我们举办了一个猪年的生肖展览,展品是“猪的形态的一件青铜卣”(见下图),更精彩的故事是这件青铜卣是60年代从冶炼场拣选回来的。那个时候作为废铜烂铁,它已经进过回收站了。那个时候我们是有一批文物征集人员,经常蹲守在回收站里边,从回收站里边拣选回来好多宝贝。猪卣回来了以后我们就开始要研究它,制定修复的计划,一研究一做方案做了几十年。大概到2015年前后,我们的专家才下定决心动手修复它,那真是妙手回春。

q:这次特展当中,有没有一些原本可能已经十分残破,经过我们上博的专家修复后,才能重新和公众见面的展品? 张经纬:这次特展里面专门有一件文物是俄罗斯族的绣花桌布(见下图),原本它的正面稍微好一些,背后是绒布,绒已经掉了一半,边上则是不停像在掉渣一样。我们就专门请了陈列设计部的专家设计了一个修复方案。我们把那个桌布整体平铺开来,先把边缘包边的地方有脱线的给它缝好,缝完了以后以两厘米到三厘米固定一个点。我们陈列设计部的专家实际上是一米八非常强壮的大小伙子,但是他拿起绣花针一点都不含糊,我们一群人就围着他给他打灯给他递线,就看着他怎么一点点把那一块已经破损得相当厉害的桌布边上给他绣起来,绣完以后再固定在展板上。这块绣花桌布现在陈列在展厅里面,观众看的话,几乎是看不出来有什么破损,但是我们也保留了一些细节,在上面可以找到一个很小的烟头烫过焦黑的痕迹,然后在桌布下面有可能像是咖啡打翻了以后,咖啡的水渍在上面,因为我们文物修复也要讲究修旧如旧。

值得一提的是,配合这次展览,上博与东方网共同开发了互动h5小程序“花满申城——总有一款适合你”,通过图文介绍和手绘服饰的展现,吸引观众在线参与“摇一摇抽取专属民族服饰卡片”的活动。如何通过新媒体、新技术,让文物“活”起来,一直是上博人在不断钻研和尝试的课题。国庆期间刚刚闭幕的“莱溪华宝——翁氏家族旧藏绘画展”,虽然只有三件展品,但上博的策展人员和文物专家,结合现代多媒体技术,从文物保护科技等多角度,让各位观众享受了一场传统与科技相结合的文化盛宴。

杨志刚:在这个展厅里面我们就用现代的手段把这些画的图象放大,其中有一个图象采用了现在的3d技术,让人身临其境,然后随着人的走动、视线的转移让我们的空间有一个纵深感,你仿佛走到画里面,看到里边的鹿在跳跃走动,看到人的眼神脸色有变化,让你身临其境。还有一件画,我们做了一个视频,记录了修复的整个过程,在现场播放。每天观众进入展厅后,他们除了看这三件作品,还饶有兴致地看那个视频,明白了一幅古画的修复过程。比如其中有一步,专家会用开水来对整幅画进行清洗,之后,这幅古画就以新的面貌出现了。

q:今年底到明年,上博还会带来哪些重量级的特展,能否剧透一下? 杨志刚:其中有一个是向日本引进的,展出日本唐招提寺有关鉴真和尚的文物,还有日本现代很著名的画家、艺术家东山魁夷为唐招提寺鉴真遗像影堂绘制的障壁画。我们把和鉴真高僧有关的文物和东山魁夷的障壁画,这样古代和现代结合的两种展品组合在一起做一个展览。

今年夏天,上海首次试点博物馆夜游项目。7月到9月,在黄浦区、宝山区试点博物馆夜间开放工作。其实说到博物馆夜游,上海博物馆在国内可以说是这一风气的开创者。从2002年的晋唐宋元特展就开始了,不过那时是有特定对象,而非对公众开放。真正开始夜间对公众开放是在2017年大英百物展上。而在去年底的爆款——“丹青宝筏——董其昌书画艺术大展”期间,上海博物馆就举办了3次“奇妙夜”活动。在展览闭幕前夕,还特别策划了“董其昌和他的江南”闭幕之夜,通过艺术夜话、江南丝竹音乐、珂罗版体验等形式,为展览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q:对于上博来说,未来有没有可能做到从特展延伸到基本常设场馆的夜间开放? 杨志刚:我们现在差不多有一个方案,每个月会有一些夜游的安排,满足不同层次观众的需求。这个涉及展厅的开放,也包括安排一些教育活动。尤其是夏天,白天烈日下不愿意出门,但是到了晚上,上海人有乘凉的习惯,就用乘凉的时间出来走一走,家长带着孩子,心态也不一样,很放松、很愉悦。博物馆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所,可以从各个角度进行论述,但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是,博物馆是一个汇聚和传递“真善美”的一个场所。除了白天能够发挥这个功能,晚上还可以进一步发挥。

q:近两年,博物馆热迎来大爆发,不仅线上的文博节目收视火爆,线下的博物馆游览量也是人气爆棚。在您看来,博物馆应该在现代生活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杨志刚:上海博物馆它的成长也好,它的未来也好,是跟这座城市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上海是一座伟大的城市,我们要努力让我们的工作与这座城市的地位,这座城市的未来相匹配,所以我们的目标是成为全球卓越的博物馆。

编辑:朱颖

责任编辑:盛艳姿

© Copyright 2018-2019 czxlfz.com 岗刘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